第四十五章 別裝了

發佈時間: 2023-11-12 07:59:11
A+ A- 關燈 聽書

 拖着行李箱走出別墅,沒有絲毫的留戀,就讓她暫時的冷靜一下也好。

 可是她又能去什麼地方?端木遙把租的舊樓房退了,她本來想走的灑脫一點的。

 蘇子卿坐在辦公桌前,城東別墅的監控攝像連一點影子都看不到,他煩躁的扯鬆了領帶。

 魚兒已經上鉤了,蘇子卿站起身,拿起衣架上的西裝外套穿上,開車朝目的地前進。

 監控攝像頭很顯然的已經被人動了手腳,那公司重要機密應該被泄露出去是沒錯了。

 車在距離城東別墅不遠的地方停下,蘇子卿俯下身直接按下一串密碼,玄關處的鞋擺放的很亂。

 更重要的是,竟然有一雙男款鞋,地上是散落的衣物。

 就這麼迫不及待?蘇子卿脣角噙笑,主臥的門是虛掩的,裏面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傳出。

語蝶言情小說網 www.dargon888.com/

 蘇子卿故意咳嗽了兩聲,擡起手敲響了虛掩的門,剛纔還打得激烈的聲音戛然停止。

 蘇子卿擡起手臂看了眼表,才推開主臥的門走入,夏悠悠正赤果果露肩膀躺在牀上,一臉微醺的看他。

 像是剛睡醒般,聲音帶着軟糯的說道:“子卿,你怎麼來了……”

 等蘇子卿剛站穩腳步,夏悠悠的雙臂就纏了上來。

 “來捉間。”蘇子卿眼中閃過一絲厭惡,站起身推開落地窗。

 這不過是二樓,下面又是柔軟的草坪地,就跳下去也是不會有事的。

 蘇子卿脣角噙笑的捏住她的下巴,強迫她擡起頭,“夏悠悠,是誰?”

 那個泄露他公司機密的人,他要逼她親口說出來。

 “子卿,你在說什麼?”夏悠悠一臉的無辜,大大的眼睛已經染上一層薄霧。

 “別裝了……”蘇子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屋內已經沒有了來過人的痕跡,可客廳的衣服他卻來不及穿。

 夏悠悠緩慢地從牀上站起身,掩蓋在身上的被子滑落,大片的肌膚赤果果露在空氣中。

 “蘇子卿,你是早知道的吧!……”夏悠悠輕聲問道,今天的這一切一定不是巧合。

 “夏悠悠,你最好別給我耍小聰明。”蘇子卿冷冷說道。

 這個女人腦袋裏沒什麼內涵,能想出能讓他一夜之間虧損百萬的辦法,一定是

 有人在背後指使。

 蘇子卿的視線緩慢的從落地窗上離開,他走出主臥,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。

 夏悠悠無力地跌坐在牀上,指甲深深的掐入了自己的皮肉裏,她是很愛他,就算恨她也是好的。

 坐在辦公桌前,蘇子卿統計好公司重要機密,便隨意的擺在自己桌上。

 他到了監控室,雙手支撐在桌上仔細的觀察一切,之間江衍走入他的辦公室,倒了杯咖啡放在他桌前。

 這是他的習慣,蘇子卿看他面無表情的走出辦公室,脣角噙笑的離開辦公室。

 那份機密裏面的資料都是假的,如果被夏悠悠知道了,那泄露出祕密的人他就已經清楚了。

 車緩慢的停在別墅裏,蘇子卿買了些她愛吃的食材,俯下身按下了一串密碼。

 推開門,別墅內一片黑暗,他指尖觸碰到開關,看到眼前的這幅場景,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。

 食材滾落了一地,蘇子卿衝進主臥,打開衣櫥,才發現屬於她的衣服全部都沒有了。

 只剩下那件孔雀藍的婚紗,房間內沒有屬於她的氣息,蘇子卿不敢置信。

 他的臉色緩慢的陰鬱下來,頭痛欲裂的感覺親襲全身。

 蘇子卿踉蹌幾步,開車衝出別墅,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,也一定得追回來。

 蘇子卿面色鐵青,一掌拍在方向盤上,該死!這個女人竟然敢跟他玩失蹤。

 他一手插上藍牙耳機撥通他的電話,蘇子卿煩躁把耳機拔下,狠狠的踩下油門。

 “江衍,你派人搜尋端木遙的下落,快!”蘇子卿厲聲說道。

 江衍畢竟也在蘇子卿身邊呆了這麼久,總裁有多在乎端木遙,他也是清楚的。

 他沒有絲毫怠慢,派出公司內部的警衛員在各地方尋找。

 她絕對沒有那麼大的能耐,能夠走出這個地方。

 頭痛欲裂的感覺快把他逼瘋了,可是找不到那個女人,才更讓他發瘋。

 蘇子卿咬緊牙關,猛地一腳踩下油門,這個女人只能是屬於他的,哪裏也不能去。

 端木遙拖着行李箱,攔了一輛車坐了上去,如果沒有猜錯的話,現在蘇子卿已經在滿世界找她了。

 如果不是她有先見之明,事

 先跟歐陽逸求助買了一張飛往B市的機票,她現在的結果還是束縛。

 蘇子卿的佔有欲太強,xin格也太過於霸道,壓迫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。

 能夠暫時離開這裏,舒緩一下心情也是好的。

 沒有絲毫猶豫的坐上飛往B市的飛機,端木遙捧了杯熱牛奶,有些頹然的坐着,暫時避過了這段風頭,蘇子卿還是不會罷休的。

 等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,感受陌生的環境,她的心情也會好很多。

 “報告總裁,哪裏都沒有端木遙小姐的身影。”一個警衛員怯怯地說道。

 “難道她給我遁地了?馬上調出所有監控攝像,給我查。”現在蘇子卿簡直被氣瘋了,她還能躲到哪裏去,在這個地方,她根本就沒有誰可以投靠。

 投靠?蘇子卿猛地擡起頭,坐上主駕駛風一般的衝了出去,除了他,端木遙能夠依靠的就只有一人。

 車開在YUI集團下,蘇子卿不顧警衛員的阻攔,一路殺入了辦公室。

 歐陽逸一手持筆,臉上保持溫柔的笑意,他站起身來撫平了西裝上的皺褶問道:“蘇總裁有何貴幹?”

 “端木遙在哪裏?”現在的蘇子卿已經快被逼瘋了,這個男人一定知道她的去向。

 “端木遙?蘇總裁怎麼會來問我這個問題?她難道沒有跟你在一起?”歐陽逸毫不掩飾錯愕的表情。

 蘇子卿氣得想動拳頭打人了,“歐陽逸,你別裝,我現在很急迫的想要找到她,絕對。”

 “蘇總裁請回。”歐陽逸收斂起了臉上的笑意,轉身坐在沙發上。

 “歐陽逸——!”蘇子卿兩三步上前揪住他的衣領道:“你最好別觸犯我的底線。”

 歐陽逸沒有任何動作,眼睛裏蘊含笑意的看他。

 蘇子卿緩慢的鬆開了手,轉身離開YUI集團,這個女人簡直是想要逼瘋他。

 站在B市機場的端木遙手中拖着行李箱緩慢的走出,現在她是徹底脫離了束縛,徹底的脫離了蘇子卿的殘暴。

 可待在這裏,也不見得是長久的辦法,蘇子卿總有一天會找到這個地方的。

 端木遙隨意找了處酒店開了房間,腳被磨的很痛,她坐在牀邊揉着發酸的腳,用創可貼把磨傷的地方貼上。

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