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挑選婚紗

發佈時間: 2023-11-12 07:59:02
A+ A- 關燈 聽書

 “嗯,爲我妹妹挑選婚紗的!……”歐陽逸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她身上,但還是出於禮貌的像蘇子卿伸出手。

 蘇子卿冷哼一聲,避開了他的手,一手攬住她的腰道:“走。”

 坐上車後,端木遙把後面的拖尾收起放在腿上,心中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受。

 蘇子卿雷厲風行慣了,每次都讓她的處境很尷尬,連解釋都沒有辦法解釋了。

 “端木遙,你很不爽?”蘇子卿挑眉輕聲問道。

 自從從婚紗店出來後,她就是這幅模樣。

 蘇子卿慍怒的一掌拍在方向盤上,那種愧疚的神情是對他也不曾有過的。

 還有歐陽逸脖子上戴的那條圍巾,是跟他這款情侶圍巾一季出的,他原本還很高興。

 “端木遙,我到底算什麼?”蘇子卿低吼一聲,方向盤猛地一打朝別墅開去。

 虧他今天還刻意的戴了出來,現在看來還真是笑話,蘇子卿一手離開方向盤,不耐煩的把圍巾取下像丟垃圾一樣丟到後車座上。

 他是對這種劣質產品有點過敏的,戴的時間久了就會渾身癢的難受,現在看來是不用了。

 端木遙看他不耐煩的扯鬆領帶,只低下頭沉默不語。

 車開進別墅,蘇子卿暴躁的甩上車門,俯下身按下了一串密碼。

 端木遙的拖尾太長很不方便,所以只能收進懷裏,從頭到尾,蘇子卿甚至沒有看過她一眼。

 “脫了,太麻煩。”蘇子卿坐在沙發上,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,他挑眉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說道。

 端木遙推開主臥的門,換了簡單的睡袍,這才覺得渾身都不再拘束。

 剛繫好繫帶,門被猝不及防的被人推開,端木遙嚇了一跳,手忙腳亂的把衣服整理好。

 蘇子卿滿臉慍怒的倚在門邊,手隨意的插進褲袋裏說道:“端木遙,你跟他什麼關係?”

 “什麼?”端木瑤不解的問道。

 “我問你跟歐陽逸,是什麼關係?”蘇子卿壓低聲音,又問了一遍。

 歐陽逸看她的眼神都快溫柔的滴水了,他怎麼會看不出來。

 “沒關係,我跟他沒關係。”端木遙搖頭說道,他簡直是不可理喻。

 蘇子卿脣角勾起譏

 諷的笑,緩慢的逼身上前道:“端木遙,沒關係?你跟我說沒關係?”

 看她一臉愧疚窘迫的躲在他身後時,蘇子卿就恨不得把他掐死,這個女人的眼中只能有他一人。

 “蘇子卿,你簡直不可理喻。”端木遙到現在才發現,他幼稚的可笑。

 蘇子卿眯了眯眼睛,繼續問道:“那條圍巾呢?我以爲是唯一屬於我的,但是現在,那個姓歐陽的,脖子上也掛了那條圍巾,這麼廉價的東西他都戴了,端木遙你跟我說沒關係?”

語蝶言情小說網 www.dargon888.com/

 “送他圍巾只是出於禮貌,出於愧疚。”端木遙低聲說道。

 蘇子卿挑眉笑道:“還要解釋嗎?”

 “蘇子卿,我憑什麼跟你解釋。”端木遙轉過身去,索xin不理他。

 她承認她是對歐陽逸有感覺,他是那麼優秀的人。

 蘇子卿冷冷一笑,兩三步走上前拉住她的手臂,抵在冰冷的牆壁上,手指觸碰到開關,屋內頓時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蘇子卿將她鎖在臂彎內,快速的俯下身噙住她的脣,嫉妒把他折磨到發瘋。

 蘇子卿一手捏住她的下巴,強迫她張開嘴脣,趁機滑了進去,試圖擾亂她的心智。

 “蘇子卿,你放開……”端木遙緊咬住嘴脣,那窒息的感覺徹底將她眼底的淚腺打開。

 鹹澀的感覺在口中劃開,蘇子卿皺起眉,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,這個女人,竟然敢哭。

 “端木遙,我警告你,不準哭。”蘇子卿擡起頭,惡狠狠的看她。

 他再度俯下身,用脣一點一點吻幹她的淚痕,她的淚水,讓他莫名的感覺煩躁。

 “端木遙,別哭,你聽清楚沒有?”蘇子卿捧住她滾燙的臉頰說道。

 這是什麼?委屈的淚水,還是忍辱負重的淚水?還是背叛心愛的人愧疚的淚水?

 這個女人還真是精彩,蘇子卿脣角噙笑,一手快速游下去拉開她睡袍的希帶。

 突然赤果果露在冷空氣中,端木遙一個顫慄,還沒反應過來,人就天旋地轉的倒在了牀上。

 “蘇子卿,你放開我!”端木遙用手裹住睡袍,連一點推拒的力氣也沒有。

 蘇子卿煩躁的扯鬆領帶,長腿壓制住她的雙腿,一手托住她的後腦抵死纏綿的吻她。

 鹹澀的味道在脣齒間蔓延,蘇子卿慍怒的皺眉,這個女人是搞不清狀況,他多少次警告她,離那個姓歐陽的遠一點,可她就是不聽。

 窒息的感覺壓迫的她很難受,端木遙狠狠一咬,纔有了能夠喘息的餘地。

 吃痛的蘇子卿擡起頭滿臉慍怒的看她,一股腥甜在脣齒間蔓延,這個女人竟然敢咬他。

 “端木遙,該死!”蘇子卿拉住她的手臂,按住她的肩膀重新按倒在牀上,“你別逼我。”

 這個女人真是時刻都在挑戰他的底線,蘇子卿心裏陰鬱的幾乎喘不過氣,他翻身下牀,砰一聲摔上門。

 蘇子卿一拳砸在牆壁上,哭成那副德xin,早點跟他求饒不就好了,早點跟他服軟不就好了。

 爲什麼非要逼得他發怒,衝她發火才肯清醒。

 蘇子卿關上別墅的門,冷風稍微緩解了他頭痛的感覺,就不能主動的靠近他嗎?

 爲什麼每次都跟他唱反調,蘇子卿抓了抓頭髮,只覺得頭痛欲裂的感覺再次親襲,比以前的還要嚴重。

 他站起身踉蹌了幾步才站穩,眼前的視線逐漸擴散又恢復清晰,“該死!”

 蘇子卿搖了搖頭,推開別墅的門重新坐回沙發上,主臥的燈已經熄了,可能是已經睡了吧。

 端木遙半坐在牀上,眼神很空洞的沒有一點焦距,睡袍還是半敞開着,心中苦澀的想要流出眼淚,一邊卻又覺得可笑。

 她現在簡直是瘋了,端木遙勾起自嘲一笑,那件婚紗是毫無意義的,再高貴再奢侈也沒用。

 不過她該慶幸的是,蘇子卿沒有動真格,如果是的話,她以後,要該怎麼辦?

 早上起來,她的整個眼眶都很紅腫,簡直是沒有辦法見人的,別墅裏很空洞,以前推開主臥的人就會有早餐擺放在餐桌上,現在看來也已經沒可能了。

 端木遙揉了揉酸澀的眼睛,去浴室洗漱之後,下了樓,她或許要徹底離開蘇子卿的世界。

 好歹也讓她有時間去思考,有時間去冷靜,這場遊戲她到底還是深陷其中了,沒有辦法得到解脫。

 收拾好了全部的行禮,以前的那棟舊房子也不能住了,端木遙打開衣櫥,看了眼那件孔雀藍的拖尾婚紗,突然覺得什麼都變得不現實。

 (本章完)